海洋體驗教育

蘇帆造窯活動趣記

首頁> 親海理念>蘇帆造窯活動趣記

 

 

 

在海邊一起,用時間造座土窯——記2017.03.05蘇帆「造窯工程」動工\譚洋

 

如果花蓮鹽寮海邊有一架空拍機,曾在3月5日上午嗡嗡飛過從草地通往消波塊縫隙間的那條小路,它會見到這樣一幅景象:一群穿著白色連身工作服的人們排成一列縱隊,用雙手在傳遞、搬運著什麼。如果它更貼近海面,以浪尖足以躍起偷吻的高度來到他們身旁,會發現這群人有老有少,工作服背後寫著三個藍色字母:JSF,「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英文縮寫。這群蘇帆夥伴們平日沿著這條小路將獨木舟牽引向海,頂浪航行;而今天方向反過來了,他們正一手傳過一手,要將海灘邊最常見的天然建材—石頭—送到岸上。這天是蘇帆「造窯日」動工的日子,這些石頭將會透過所有人的雙手勞動,慢慢砌出一座可以烤披薩、麵包和其它種種食物的土窯。

 

自春節砍竹子造竹筏後,這是我第二次參與蘇帆的「工作假期」,依然可以感受到夥伴們的工作默契和自在活力:岸邊撿石頭的人們不用多少話語便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在一起形成一條「生產線」;太陽底下流著汗,也關注前後夥伴們的狀況,調整著手上石頭「輸送」的速度,休息時輪流用手揪著瓶口,將幾口運動飲料傾倒進自己的身體裡。「拖鞋教授」蘇老師的小牛車幾乎沒停歇過,來來回回在基金會的小徑上奔跑,載送一批批石頭往更高處露台旁的「磚窯預定地」卸貨。他開玩笑地說:我們好像來到勞改集中營一樣。

 

這樣講,大家都笑了。或多或少都感覺到這種勞動跟集中營的根本不同吧。是自由意志的串連啊。成員們從較年長的「一哥」張信一、槐生老師,到中生代的「蔣公」、文欽大哥,新生代的小花、阿倫、王瑄、彥臻、Many、恩妞,黑潮來插花的譚洋(我),都出於自己的意願來到這海邊,跟大家一同相處、生活。海邊的勞動,是將身體揉進自然環境裡,用原始方法向大海「借用」材料,融入汗水與時間來捏塑出什麼的過程;而團隊成員互相合作與陪伴是這一切能順利完成的要素。要建造的是窯,也是人與自然、人與他人之間的夥伴關係。

 

經過幾輪搬運,中午時分大家收工,到東露台午餐。向葵老師辛勤地幫大家煮了牛楠麵疙瘩、炒青菜和煎香腸,還配有綠茶、汽水和蕃茄汁幾種飲料選擇。只要天氣理想,蘇帆的午餐常常是這樣的野餐:飲食和著海風跟暖暖的日光,飯後一群人在露台木地板上找塊地方就躺下休息,睡成一列。在蘇帆假期裡有工作,還有一種彷彿與潮汐同步,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躺在木地板上,看了看右邊的「預定地」,兩層圍成圓圈的石頭呈現土窯的雛型。講師文欽大哥帶領砌石組在上午的工作,已經為大家打好了底。露台一角的白板上畫有「夢想土窯」設計圖:120公分高的基座,底部直徑160公分、層層堆疊石塊後將呈圓錐形,上面還會有石板跟窯頂。一群石頭散落在基底不遠處的草地上,預告著下午工作的開始。

 

午後,一群同伴帶著水桶再往海邊,撿拾更小一些的石頭;阿倫、彥臻和我改到砌石組,一起學怎麼堆石頭。文欽大哥邊察看石頭們,邊拿磚塊在邊緣測量、劃線以維持足夠直徑,也跟大家提點堆石技巧:找長條但不要太扁的,要稍有稜角而外高內低;每塊石頭放下去要盡量接觸到另外三或四塊,最好形成「一心六瓣」多重接觸面;固定後在後方塞入由扁平至圓形的小石頭,盡量填補每寸空隙……

 

看著一旁阿倫跟彥臻慢慢堆起兩三層石頭了,我眼前卻似乎總找不到「合身」的石頭來塞入

這層的缺口;心焦和鑽牛角尖之下,放了又拆又再放,幾乎裹足不前。旁邊大哥有點看不下去了,拿塊石頭過來:試試這個!帶著我慢慢將一層再堆起來。在觀察和嘗試的過程中我漸漸看到:有時乍看「合不來」的石頭多轉幾個角度,就貼合了;再不行的,腳邊換塊石頭,說不定就渾然天成。原來石頭像人,像生活,有很多組合,有許多許多可能性,等待我們帶著耐性和玩心來尋找,像一旁同伴們有時找著找著笑出來:這顆不錯喔、這道怎麼變這樣(拆掉~~)……

 

在反覆嘗試(和腳踝的酸痛)中,時間一下子從午後一點半滑到三點半,撿小石子的同伴們陸續上岸了;也到這時停下來才發現:石頭已經堆了五六圈了!預定目標堆30公分高,已經大幅超前來到60公分,接近膝蓋的高度。加上不時傾倒進圈內的小石子,基座成了大家堆出的小圓舞台,幾個同伴笑鬧著站上去,都穩穩不動。

 

今日工作接近尾聲,所有同伴們圍著這土窯底座站成一個圓圈,「結束圈」裡每人輪流分享著感謝的話和過程中的體會;最後醫師「蔣公」大哥帶著大家,將兩手手掌先摸心口,而後向上張開朝天(感謝天)、平攤向地(感謝地)、展開面向大家(感謝所有同伴),最後回到心房位置(都在我心裡)。幾個敞開懷抱的動作,就是和自然、和同伴間的百語千言。

 

露台在慢慢迎接傍晚,角落的白板上寫著今天每個同伴的名字。大家或趕車、或回市區,三三兩兩散去;但我猜想著許多夥伴在離開時,已經安排好了下次再來的時間。我們會再來蘇帆,和大海和朋友們相聚。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