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生態教育資訊分享

島內移民,邁向夢想的下半生

首頁> 新聞翦影> 島內移民,邁向夢想的下半生

島內移民,邁向夢想的下半生

https://club.commonhealth.com.tw/article/64

 
 

 

作者/曾沛瑜 日期/2015-10-28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馬景平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不再因為就學、就業而移民,嬰兒潮世代追隨內心的鼓聲,追尋理想的生活,開啟島內移民潮。

肯夢創辦人朱平7年前在台東都蘭買了5分地,在背靠海岸山脈、遠眺太平洋的山坡上蓋了間不需要冷氣、「僅穿太平洋的風」的小房子,開啟新人生。

曾任華視總經理的徐璐淡看繁華後同樣選擇扎根台東,她形容,寬闊、單純的台東,如同長期靜坐、打太極、做瑜伽能體會的「無形」之相,逐漸鬆動、打開了她的內在。

作家王浩一則是移居台南,離開他口中台北的「奸商」工作,拿起相機、筆記本,穿梭在舊城的大街小巷,擁抱最愛的建築、歷史,一筆一畫記錄著府城的人文歷史、生活典故,搖身為台南一哥。

嬰兒潮世代的移居潮正不斷改寫退休生活的定義,翻轉著台灣城鄉的樣貌。

不同於戰亂、貧困中成長的父執輩,辛苦一輩子退休後只想安穩度日,這群出生在1946~1964年,介於50~70歲的嬰兒潮世代進入退休或準退休階段時,富裕、擁有高教育水平的他們不甘於無所事事的退休生活,積極地開展第二人生,創造不同的生命意義。

移居,是這幾年經常在他們身上看見的選項。「我的朋友裡沒有五成也有三成,不是移居到鄉下,就是去當假日農夫,」60歲的行政院政務委員馮燕興奮地分享熟齡世代的新趨勢,她提到,當前島內洄游趨勢有兩種,一種是青年回鄉創業,一種則是熟年洄游到鄉下追尋理想的生活方式。

隨著人口組成一點一滴轉變,城鄉的重新定位於焉展開。過去,鄉村主要從事農林漁牧等一級產業,城市多發展二、三級產業如工業、商業、服務業,如今,觀光、生態教育開始導入農村,偏鄉也出現許多教育實驗計劃,將來,翻轉教育、農業創新、青銀共創等活力也將不斷改變鄉村的樣貌,馮燕興奮地說。

下半生未完,第二人生再定位

為何熟年開始移居?

中年危機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杏語心靈診所心理師余仁龍分析,許多人前半生經常按著他人的期待前進,直到中年開始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與經濟能力後,回顧過往,也許有些遺憾,或者對現狀感到不滿,於是漸漸覺得可以為自己做些決定,開始思考下半生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而移居可能就是一種結果。

有人開始追尋生命的意義。徐璐在《我的台東夢》一書中提到,人生很奇妙,像一個必須回到原點的圓,不論離開多遠、爬到多高,習於追尋自我的人有一天終究會選擇回到那個原點。

曾經,徐璐死命地將「頭銜」、「收入」、「鎂光燈」緊緊抓在手裡,她必須透過這些光環來肯定自己,但她也坦言,自己的內心卻皺成一團,每當司機將車門關上,她總在後座獨自垂淚。離開華視那天,徐璐告訴摯友、已故舞蹈家羅曼菲:「我不想在商業職場工作了……,我想離開台北,」當時的她,站在人生的交叉口,準備為下半生做出重大改變。

有人決定去圓夢。因為懷念夏威夷的生活,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蘇達貞在花蓮買下800坪荒地,親手打造心中的夏威夷,後來他在入厝誌寫下當初移居的心情:「開始厭煩人生僅存的未來,日復一日過著『如果有一天』的夢想,試著讓今天就成為『如果有一天』的那一天,於是驅車來到花蓮。」

有些人則和朋友共居偕老。馮燕笑言,她朋友很多是4、5個人集體在鄉下買塊地一起住,一方面退休生活不寂寞,彼此也互相有個照應。

走過學習與賺取的階段,來到可以付出的年紀,熟齡世代思考的往往不再只是利己,而是甘於、樂於「被利用」,並且從中獲得無價的成就感,所以這群熟年移民多半積極參與地方,思考如何也讓別人過得更好。

像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在台東成立公益平台基金會,透過教育翻轉偏鄉;朱平也選擇在台東組織漣漪人基金會,無息貸款支持年輕人創業;蘇達貞則捐出所有資產在花蓮成立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企圖改變台灣根深柢固的恐海教育。

移居不是中年危機的解方

然而,移居未必是所有問題的解方,余仁龍建議,移居前可以先問問自己,關於生活上的委屈與不滿是因為缺乏勇氣去追尋自己的夢想,抑或這些狀況是自己的生活狀態造成的,即使換了個城市,可能也會跟現在碰到一樣的狀況,例如本來就是習慣把自己封閉在家的人、個性就是容易配合別人的人……,即使換了個城市也許還是活得跟現在一樣。

如此一來,需要改變的可能是個性與生活方式,而非環境。余仁龍建議,這時候不妨找人好好談一談,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生命,檢視現在的生活方式、與人相處的模式有沒有可以調整的地方,進而改變生活的狀態。

移居是生命中很大的轉變,並非所有想嘗試的人都能毅然跨出這一步,也許是家庭的羈絆、經濟的考量、擔心無法適應等,余仁龍認為,其實還有許多折衷的選項可以嘗試,一方面負起責任,也不忽略自己的夢想與渴望。

島內移民不該是農地殺手

移居不代表要到另個城市購地建屋才能圓夢。

徐璐原本也想到鄉下建一棟看得到山水景色的石頭小屋,後來不僅買不起宜蘭的地,連台東地價也飛漲。後來有位朋友問她:「如果妳真的想搬到鄉下,只要下個決定就可以了,不是嗎?」徐璐才發現,放下買地的執著後,自己的台東夢早已展開。如今,她在台東市租了間公寓安身立命。

嚴長壽認為,鄉居生活是指在物質上走向簡樸,在生活上走向簡單,當你沒有理想、沒有付出,鄉居生活就難以長久,只是利己而已。所以他常呼籲「上一代不要再賣地了,要為子孫留一條回家的路,」他也宣布絕不在台東買地、置產。

有人選擇週末去當假日農夫。像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每逢週末就到花蓮種水果;立法委員丁守中為了圓自己的田園夢,甚至就近在北台灣買一小塊農地自己耕種;各個縣市也有許多農場提供週末的體驗,選項很多。

想在一個城市深度體驗,也可仿效日本行之有年的long stay文化。經常接待日本人的台灣銀髮族協會創會人林茂雄就很推薦退休族進行1週以上的島內long stay,甚至像日本人一樣租屋住1個月以上,一方面可依自己的步調旅行,也能深刻感受這個城市的節奏,真的喜歡再考慮移居也不遲。

移居不隱居,與社會保持有機的連結

無論選擇什麼形態的第二人生,退休生活都需要規劃與安排。長榮大學高齡產業研究中心主任林文德呼籲,無論移居、當志工、農夫都好,都必須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保有成就感與歸屬感,否則研究發現,許多人退休後反而更焦慮,依賴更多安眠藥,酗酒的情況也更嚴重。

迎接人生的下個階段,必須先回頭叩問自己內心,接下來夢想是什麼、嚮往怎樣的生活,才有機會實現自己理想中的退休生活。

且移居代表離開原本熟悉的環境,因此更需要一步步為自己設下可以前進的目標,持續保有生活重心,否則移居的生活也可能非常空虛,就像蘇達貞打造完追夢農場後描述的,「夢想成真,卻察覺不到原先所想像的喜悅,反而人生第一次感到害怕,一種因追夢不再而產生莫名之不安與惶恐,」於是他成立基金會,且繼續回學校兼職,凝聚更多熱愛海洋的人一起作夢。

馮燕則建議島內移民的退休族可以考慮將家中多的空間提供年輕人作為打工換宿的地點,讓他們提供你所需的幫助,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彼此創造新的刺激,也保持與社會的連結。

島內移民為第二人生提供了不同的想像,如果你心底也有呼喚,嘗試換個地方找自己吧。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