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生態教育資訊分享

樂當不老水手!一場龍舟賽,讓退休的我有了新頓悟(轉載自今周刊)

首頁> 網站公告> 樂當不老水手!一場龍舟賽,讓退休的我有了新頓悟(轉載自今周刊)

中國人有三大傳統節慶,分別是春節、端午、中秋,這當中就屬端午節最有陽光運動氣息,近年來端午賽龍舟的習俗幾乎已經成為全民運動,在2010年由廣州主辦的亞洲運動會中,更是把龍舟競技列入亞運會的正式比賽項目。而在體育界人士不斷的努力之下,龍舟競技晉升為奧運會的正式項目也指日可待。

 

文/蘇達貞

 

龍舟賽的好處是,它並不只局限於年輕人,台灣由各縣市所舉辦的龍舟賽,大都包含有公開組、男子組、女子組、混合組、與長青組,甚至有以鄰里、機關、學校為單位,來互相競技切磋。

 

我今年屆齡65歲,正式成為法定的資深市民,所謂的「銀髮族」,也剛辦理了敬老證,正興奮的享受著乘車半票、免費進公立遊樂場的福利,也從此心安理得地坐上捷運的愛心座位。

 

那天出了捷運站,不經意的看見市府邀請市民參加「端午賽龍舟嘉年華活動」的宣傳看板,心想反正閒來無事,且身體也還可謂是老當益壯,身邊也正好有幾位和我一樣剛退休的昔日同窗,同樣是每日「櫻櫻美代子」,一時興起,就開始聯絡他們,問他們有沒有興趣組個龍舟隊來參加龍舟比賽。

 

友人台生說他的退休年金被一群假仁假義的妖魔鬼怪給腰斬,現在每周一三五要去立法院抗議,二四六要去行政院示威,週日要在家裏整理向法院提行政訴訟自力救濟的訴狀,忙得天昏地暗又心力憔悴,哪裡還有閒情逸致去划龍舟?

 

不但一口回絕我的提議,還訓示我下周必須出席在立法院的抗議隊伍裏,否則就是漠視自己權益被侵吞與無視社會正義被踐踏的縮頭烏龜。

 

子軒說自己正計畫一趟歐洲朝聖之旅,遠離台灣目前的社會亂象,去放空、沉澱、看看別人來反思自己,期許藉由這樣的行腳,對自己的一生能有所啟發或頓悟。

 

也因此,他對我提的參加龍舟比賽嗤之以鼻,還苦口婆心地勸我,趁現在還能走動的時候,出去看一下世界,不要等走不動了,才後悔自己此生甚麼地方都沒去過。

 

文清說他已厭倦現代的生活,就要退隱山林、離群索居了,他要從此過著沒有報紙、電視、網路和手機的生活,接完我撥的這一通電話,他就要獨自一人步入位於南橫公路內一處,他自己開墾的荒山野地,去過自我放逐的生活。

 

德茂說他現在天天在家替媳婦照顧孫子,一時走不開; 水錦說他家裡還有高齡九十的老爸,父母在不遠遊; 秋山說他要再問一下太太的意見.....。

 

 

看來他們每個人都比我忙碌,也正在做比我更有意義的事情,我這個組隊參加龍舟賽的主意太遜了!

 

本以為事情就如此不了了之,沒想到幾天後台生首先回話了,「如果組龍舟隊的練習時間是排在星期天,就可以撥空參加。」

 

子軒也來電說,他的歐洲之旅可以延到端午節過後再出發,文清也說願意再給這個社會一次機會。德茂說媳婦同意把孫子接回去一段日子,並鼓勵他來參加;水錦問「可以帶九十歲的父親一起來嗎?」

 

秋山也說,太太不放心他,所以決定夫唱婦隨,兩人一起來。最後一下子就湊足了15人的組隊最低門檻。

 

 

隊伍是組成了,接下來就是解決教練、船隻、和訓練場域的問題。真可謂是天助人助,我的一位學生正好是龍舟國手,主動表明他可以擔任教練的工作,也可以幫助協調借用龍舟和練習的水域。

 

第一天練習本以為隊員的出席會不踴躍,卻出乎意料的全員15人到齊。水錦說他一輩子都家住社子島,卻從來都沒看過哪一條是基隆河,哪一條是淡水河,今日第一次在河面上划船,看見河裏的魚紛紛跳離水面的壯觀景象,很是感動。

 

練習到太陽西下,看見101大樓倒映在淡水河裡,美得像幅畫,而自己也成了畫中人物,不覺沉浸其中,優游自在。上岸時,大夥兒雖因操槳過度而直不起腰、抬不起手,卻都神情愉悅而腳步輕快。

 

岸邊社子島福安里社區三兩成群正在下棋、唱卡拉OK、打麻將的一群資深在地居民,用敬佩的眼光、響起一片掌聲,目送著我們這一群不老水手離開。

 

在接下來的離端午賽事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夥伴們不但學會如何正確與賣力的划槳,也培養出團隊默契,教練更注意到我們的實力已進步到不輸給一般正規的隊伍。

 

但這批男女各半、最老達90歲但最幼齒只有28歲、平均年齡超過65歲的千歲隊伍,到底要報名參加男子組、還是女子組?參戰長青組、還是去挑戰公開組呢?

 

洽詢過台北市、新北市、宜蘭縣的龍舟主辦單位,結果都被以不符合報名資格而拒於門外,最後勉強成功報名參加了桃園的「公開男子組」,也就是當地最強的搶龍王旗的組別。

 

 

比賽當天,大夥兒早早就到了會場,扛著會旗、穿著制服,步伐一致、精神抖擻,一邊呼口號、一邊唱歌的在大會現場繞場一周,成了當地最受注目的隊伍。

 

但檢錄時,卻因為有一位隊友忘了帶身分證,裁判嚴格執法,不願意通融放行,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別的隊伍在做激烈的競爭,自己卻是連下場比賽的機會都沒有。

 

端午節過後,我消沉了好久,一直到台生打電話來說:「我有位朋友是被派駐在美國華盛頓的記者,他建議我們明年去華府參加當地僑社舉辦的全美龍舟賽,有興趣嗎?」

 

子軒也打電話來說,他依然保持天天練習划槳三千下,希望明年捲土重來;文清說他終於悟出了「人生有夢最美」的道理,這是他這輩子過得最精彩的端午節,其它隊員也都表明沒有氣餒,明年會再接再厲。

 

我也從消沉的谷底爬起來,喃喃的對自己說:「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很困難的事,人生因為困難,所以值得。」這是我滿65歲的頓悟與啟發。

 

本文轉載自

今周刊:

http://thebetteraging.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detail/201807120021/157883/%E6%A8%82%E7%95%B6%E4%B8%8D%E8%80%81%E6%B0%B4%E6%89%8B%EF%BC%81%E4%B8%80%E5%A0%B4%E9%BE%8D%E8%88%9F%E8%B3%BD%EF%BC%8C%E8%AE%93%E9%80%80%E4%BC%91%E7%9A%84%E6%88%91%E6%9C%89%E4%BA%86%E6%96%B0%E9%A0%93%E6%82%9F

幸福熟齡粉絲專業:

https://www.facebook.com/thebetteraging/?ref=br_rs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