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生態教育資訊分享

蘇帆海洋講座第七講: 找回祖先的航海智慧

首頁> 網站公告> 蘇帆海洋講座第七講: 找回祖先的航海智慧

 

~~三萬年前,有一群人,從台灣東部出發,將文明灑向太平洋,三萬年後,蘇帆人正在找回這段被遺忘的海洋文明。~~

 

蘇達貞2019.01.27.

(本文節錄自曹永和院士海洋史2016國際研習營 講題「被遺忘的海洋文明」。)

 

 

1.文明的開始

 

人類在地球上的出現年代也許可以追溯到幾百萬年前的類人猿時代,但真正所謂的現代智人是大約在十萬年前,從非洲開始遷徙與演化,這個族群大約六萬年前到達南亞洲,五萬年前到達大洋洲,四萬年前到達北亞洲,約在一萬年前才從北亞跨越到美洲。

 

所謂大洋洲包含現在的東南亞、印尼、澳洲、紐西蘭、和散落在太平洋當中的數千個島嶼,生活在大洋洲的族群被統稱為南島民族,他們所建立的海洋文明比亞洲的古埃及文明、美洲的馬雅文明等大陸文明都還要早出幾千年,可以說人類最早的文明是由南島民族不斷的在太平洋中航行與遷移所建立起來的,但南島人如何跨越海洋到達未知的島嶼,至今仍是個謎,而南島人所建立的海洋文明已逐漸被世人所遺忘。

 

2.遷徙是為了探索未知領域

 

人類遷徙的動機總被人簡單的認為是為了殖民,而殖民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戰爭掠奪、宗教迫害、瘟疫流行、饑荒乾旱等人禍天災,很少被解釋為「為了探索未知領域的好奇心所驅使的行為」,但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南島民族之所以能遷徙到達太平洋中的數千島嶼,可能純粹是對航海的熱情與執著。

 

大約在五萬年前,南島民族已來到現今的東南亞、印尼、澳洲、紐西蘭等區域,大約在一萬年前,其足跡已擴及近大洋洲的諸多島嶼,包含現在的所羅門群島。

 

一萬年前的人類應該沒有高明的造船技術,或許應該說連可以把樹幹挖空成獨木舟的工具都沒有,應該也沒有所謂帆的材料,當然也就不會有使用帆的概念,唯一能夠讓他們航海的載具應該就只有「竹筏」,也許也有所謂「槳」這種東西, 但靠槳來划動竹筏,效率應該很差,勉強用在沿岸海域來捕魚還可以,用它來渡海難度就太高了。

 

到底南島人的渡海行為是有計畫的大規模遷徙,還是這只是少數南島人笨拙而偶然的被颶風漂上另一個島,答案恐怕是兩者都不是。因為一萬年前的人類並不匱乏土地,沒有必要冒著生命危險移民到大海中的孤島,偶然被颶風漂上孤島而存活下來的可能性本來就不高,頂多也許有一兩個偶然的例子,在一兩個島上幸運的存活下來,但要能夠在數千個孤島上存活而繁衍下來,這就絕非偶然。

 

渡海的過程可能是因為當南島漁人站在海岸邊,看見大海彼岸的某一島嶼時,好奇的想知道彼岸的那個島是否有更多的魚,因此跟所有動物一樣,他用本能的看、聽、聞等知覺來找出如何可以到達彼岸那個島的方法,他也許看出了早晨海流總是把海面上的漂流物流向那個島的方向,傍晚那個漂流物又被漂回來;他也許感覺到白天都吹著從海面上來的海風,夜晚都吹著從陸地吹往海外的陸風;他也許是無意、也許是偶然的注意到漲退潮的現象,他或許注意到所有的海浪都是從外海推向陸地,只要順著海浪的方向漂流,就有可能被推上陸地,因而嘗試著被漂出去再被漂回來,然後一次是偶然,兩次是運氣,若有三次的經驗,經驗就累積成常識,著名臺灣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曾說:「冒一點險來獲取更大的機會就是海洋精神。」也許四萬年前南島民族從生活中的體驗也曾悟出這個哲理。

 

人類是大約在一萬年前才有粗糙的工具可以用來挖空一個樹幹來做為航海用的獨木舟,這也就是說,南島人航海所需的導航知識比航海所需的造船(獨木舟)技術要早出大約三萬年,其實看、聽、聞等知覺一直都是許多動物的導航本能。自古,鮭魚就可以終其一生來環游太平洋一圈,再回到牠的出生地產卵;海龜一破殼就奮力游往大海,不管被哪一個海流漂往哪一個海域,成年後一定回到出生的那一個沙灘;候鳥每一年都要遷徙,不但從不迷航,還能靠精準的導航回到去年的同一個中途休息區。

 

今日,人類的文明進化反而降低了他的感官知能和大自然的連結與互動,大部分人都已失去靠本身的感官來導航的能力,自然也就忽視了四萬年前的南島人具有導航知識與能力的這個推論。

 

其實這推論也說明了為何一直到六千年前南島人的渡海行為都是在目視距離內的島嶼之間,因為一直到大約六千年前,人類才開始有能力製作較有效率的工具來挖空一樹幹成為獨木舟,南島人才從近大洋洲的領域往遠大洋洲領域的肉眼所不能及的海中孤島擴展出去,也就是說南島人在近大洋洲中航行了三萬多年,無法突破遠距離的渡海行為,他們欠缺的不是導航能力,而是造船能力。

 

3.起點是台灣

 

而自從有了獨木舟這類較有效率的渡海載具之後,南島人在短短的5000年之間造訪了遠大洋洲的幾乎每一個島嶼,從目前的考古資料顯示南島人大約

 

4000年前到達帛琉、加薩林群島,

3000年前到達斐濟、東加、薩摩亞,

2000年前到達社會群島,

1000年前到達夏威夷群島、和復活節島,

 

渡海的路線明顯的是由西向東,由北往南,逐次擴展出去,而台灣正好是這個路線的最北、最西端,如果再從整個大洋洲南島民族所使用語言,居然也都和台灣的原住民語同出一脈來思考,我們不難推論出近六千年來的藉由獨木舟來造訪整個太平洋的航海行為應該是源起於台灣的原住民。

 

4.是很多小船不是一艘大船

 

六千年前的南島人所製作的小獨木舟,和後來十七世紀的所謂現代航海家所建造的大型船隻是無法比擬的,這時常被誤以為南島人的造船技術不高明、不夠先進,實際的情況可能剛好相反,若仔細了解南島人的獨木舟船型,我們或許應該說:「古代的南島人比現代的航海家更了解海、更懂得航海的技巧。」

 

「無風不起浪」是大家熟悉的俗諺,但「小船怕浪,大船怕湧」才是漁人世代傳承的智慧。浪傳遞的速度比風還快,離開風區的浪稱之為「湧」,浪短而尖銳,湧長而圓滑,在太平洋上航行,小船的性能更能夠減少被湧的撞擊、隨湧的起伏而搖擺,甚至翻覆。

 

至於在短而尖銳的風浪區航行,南島人只巧妙的在他們的小獨木舟旁再加一根平衡木,就克服了可能被翻覆的困擾。

 

從簡單的單體獨木舟的平衡概念,自然而然就衍生出雙體船、或三體船,菲律賓印尼沿海一帶至今仍盛行這種船型,當地人稱之為「螃蟹船」。

 

而台灣蘭嶼達悟族世代所傳承的「平板舟」,常被質疑其船型的實用性,但其高翹的船頭、船尾造型,正如同不倒翁的原理,在任何風、浪、流的作用下,都能有足夠的回復力,可以說是從古至今唯一不會傾覆的船型。

 

人類誤以為建造大型船隻在大海航行較為安全的思考邏輯,可能是以為大船可以裝載更多人、更多生活必需品、更多生活空間、更像是停留在陸地上的安全感吧!對於使用小船和大船的航海理念,在西元前500年的波斯與希臘的戰爭裡就有最經典的抉擇與結局,這是場”水”與”土”的戰爭,波斯將海洋視同是陸地的延伸,希臘將陸地視同是海洋的盡頭,兩種不同的航海邏輯促成波軍採用以橋樑連接船隻,以土木覆蓋船面,將船隻作為土地之延伸,將陸戰之準則應用於海洋的策略,希臘則是以小型機動的船隻,充分利用海洋之優勢來以寡擊眾,這和三國時代的赤壁之戰(西元208年)有異曲同工之處,曹軍因不諳水性,也是建造大型船隻,再將船隻連結,卻被諸葛孔明借東風,以快速小船衝入曹艦放火燒個精光,波西戰爭與赤壁之戰之所以能夠勝利,關鍵在有無深諳水性、充分利用水域優勢的航海概念。

 

5.終點也是台灣

 

很顯然的幾萬年來南島人一直都是海洋人,而非陸地人,他們視海洋為家園、陸地為道路,用獨木舟在海上討生活,藉由跳躍島嶼的航海方式來跨越海洋,我們應該想像當時的生活景象是數以萬計的獨木舟在數以千計的大洋洲島嶼之間穿梭往返,他們有正確的造船知識與精準的導航本能,他們如同鮭魚一般成群結隊遨遊海洋從不迷航,他們如同海龜一般逐島遷徙從不停歇,他們決不是現代陸地人所以為的是笨拙的被颶風吹往孤島,因為他們的子孫在短短五千年之間迅速綿延了太平洋中的每一座島嶼。

 

那時候的海洋無國界,海是家,不是國,沒有三海浬是內海、十二海浬是領海、三百海浬是經濟海的的荒謬法令,人類和鯨、豚一樣,翱遊海洋不需要辦理出入境,航海的目地就是航海,航海的動機是熱情、是好奇,不是戰爭、殖民、瘟疫、或饑荒。

 

「台灣」是這段人類航海史的起點,也是這段航海史的終點,因為六千年後,台灣已變成為海禁國家,已經沒有獨木舟可以划出海,臺灣島民也早就已經遺忘了他的祖先是航海的民族。

 

6.南風再起

 

日本沖繩國家博物館的人類學家「海部俊樹」博士,根據他在沖繩各島嶼所挖掘的人類化石,比對台灣原住民的DNA,推論出沖繩人源自於台灣,且是三萬年前移民過去的。

 

這可能是人類最早的航海史!但三萬年前的台灣原住民如何建造船隻?如何渡過黑潮?如何導航至肉眼所不見的一百多公里外的島嶼?又為何要去航海? 已無法從考古來驗證。

 

三萬年前的渡海工具是什麼? 一艘沒人見過,甚或沒人相信它曾經存在過的船到底長甚麼樣子? 

 

2015年,在蘇帆,有一群人,憑空想像,只夾帶少許推理,企圖將這艘幽靈船重新建造出來。這群人自許為「南風再起」團隊,他們要驗證祖先的航海知識與技能。

 

他們的思維回到三萬年前,用徒手打造石斧、石刀,他們上山砍竹、運竹、理竹、綁竹,他們到樹林裡採月桃,取其纖維成絲,再搓絲成索,他們一切都回到三萬年前,用三萬年前的材料、三萬年前的工具、和三萬年前的工法,也仿造與體驗三萬年前的生活作息。

 

經過二年的摸索、整備、造船、集訓、齊心協力的模擬演練,這群南風再起夥伴,在2017.05.23日,從蘇帆海岸推船出海,划出黑潮、划向太平洋,划到120公里外的與那國島,他們找回祖先的驕傲,驗證了祖先所擁有的海洋文明。

 

回列表